這裡是六少開啟迷妹mode的地方。【喂。

【R.I.P.】Oh Captain,My Captain……

       我曾經雙腳踏上自己的課桌,再向前一步跨上講台,轉身面向空無一人的教室,用自己能聽得見的聲音,念道:“Oh Captain,My Captain!”那是高考前三天,獨自留在即將被封鎖的教室,我和自己的高中生涯即將說再見。

       我曾經擁有一個綠色橫格紋的手抄本,原本是為了按照初中語文老師的要求,摘抄一些名言警句,好在作文的時候能夠當做足夠加分的素材。後來不再有什麼名言警句,但凡讓那時的我有所觸動的語句,不同國家的語言文字,我都會細心謄下,不時翻看,卻不定用在作文上。那本子上有這麼一段話:

       I went to the woods because I wished to live deliberately,

     to front only the essential facts of life,

       and see if I could not learn what it had to teach,

    and not, when I came to die, discover that I had not lived.

對那時的我而言,雖然存在幾個生詞,卻依然知道這段話比起什麼名言警句,深刻得多。

       我曾經在自己的課本,或許是英文課本上,寫下一個拉丁詞彙:Carpe Diem, 這是為數不多我能記憶的拉丁語,甚至連發音也印象模糊,但那句seize the day, make your life extrodinary卻記到了現在。事實上,早已內化成不掛在嘴邊卻打算奉行一生的座右銘。及時行樂。活在當下。讓你的人生變得非比尋常。

       《死亡詩社》對我的影響,遠比我自己能意識到的要深刻得多。最早看這部電影還是在電影頻道的佳片有約,具體的時間早就模糊在記憶里。而電影發揮的作用,發酵在我行將高考的時期。那時候連參加自招都一副怨天尤人的樣子,不成熟地批判著不再被自己承認的高考體系。當然最後對高考的反叛多數原因還是出在自身不成熟的思想,這裡也不想再次煩惱。我只是漸漸明白,自己到目前為止的人生觀,或許有一半是被這部電影塑造出來的。

       寫到這裡,好像在寫影評一樣。事實上我看的Robin Williams最早的電影應該是《勇敢者的遊戲》吧,被這部奇幻的電影嚇得膽戰心驚,或許又要扯到電影分級的問題上了。但是John Keating,Robin Williams塑造的這個角色,讓我永遠地記住了他。

       或許我從來就要求不高,只要一個人能夠留下一件能夠傳世的作品,我覺得那就夠了。一首足夠經典的歌,一本足夠經典的書,一個足夠經典的角色。足夠了。

      何況這個角色直接影響了我,塑造了我。

      我只想感激。

      只能感激。

      那個從來看起來長得慈眉善目又好玩有趣的小老頭選擇離開此世。看著他演繹著無數出喜劇的人生,看不出他內心的凄淒苦悶。

      我只想感謝他。

      愿他安息。

      Good night, Captain.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