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六少開啟迷妹mode的地方。【喂。

漫長的一日

        晚上終於看到卡帕對他在1944年6月6日凌晨跟隨著E連的第一批進攻部隊在奧馬哈海灘的Easy Red區域登陸事的戰鬥描寫了,還有那因為危險的局勢,或者說恐懼的內心所導致的顫動的雙手藉由鏡頭的傳導所拍攝出的幾張略微失焦的第一手照片。在所有黑白的灰暗的霧蒙蒙的照片里,你甚至看不到任何一顆從海灘對面德軍射出的迫擊炮和子彈。只有一個個背影。握著槍。一步一步踩在海水裡。搖晃著匍匐著踡縮著,避開德國人的炮火和鐵柵欄,避開同伴染血的尸體,堅定地衝向並不那麼美麗的法國海岸。那是七十年前,盟軍發起反攻的第一天。也是最長的那一天。或許是卡帕在戰前準備的描寫太過幽默得沒心沒肺,所以當鏡頭一轉入太過真實的作戰描寫反而出現過於強烈反差,讓人頻頻鼻酸。好在一個晚上的背景音樂放的都是“It's Been a Long, Long Time.”, 這首在1945年二戰接近尾聲時流行起來的歌曲用歡快的曲調,用吻,一次又一次地,歡迎著還鄉的士兵們。同時也懷念著那些回不去的人。並不是一首適合用在戰爭場景中的音樂。卻可以讓我在感受著卡帕在諾曼底海灘所感受到的恐懼的同時,在想象著那一片槍林彈雨血雨腥風的同時,至少還有一首不那麼悲哀的曲調迴響在耳畔,不斷地告訴自己,是勝利。他們的最後是勝利。

    

评论
热度(1)